忍者ブログ
慢性自害狂熱症。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洗涮涮~

拍手[0回]


  給迷途者幾句建言吧!
  分不清楚方向的時候是該向著太陽走?或該背著祂?
  拿不定主意的我像老爺鐘的指針在鐘面上團團轉,竭盡所能去跑,半天過去,嘿!竟又從零點算起啦!
  我也算是辛勤的,踏實地繞過一圈又一圈,行囊裡的食糧是個好旅伴,跟著我奔波,到最後,半點麵包屑也沒落下。

 

  或許比起太陽不太陽,我該去看看海,到世界盡頭看海最終會不會沿著地球這塊大圓盤流成絕無僅有的大瀑布。
  苦的是不知道自己在哪裡的我,是不知道海的位置的。
  我猜想水往低處流,倘若找著一條河川順著走,總有一天會到達港口吧?
  好主意!事情這麼定了,可現下我的肚子哀個不停,再這樣下去,我喘呼呼的心臟就要被飢餓吃掉啦!
  我按著肚皮試圖讓胃袋安份,不使它咬走其他部分。
  奈何腳使不出力氣,一個踉蹌,我只好趴下親吻路過的螞蟻。
  我眼睛瞪得大大目睹壓倒草叢後,一條小溪細細彎過,岸邊排排橫著的木頭蹲有一個人,我爬得近一些,好向他打招呼。
  「你好啊先生,今兒個天氣真不錯。」
  那人笑笑說:「我看起來像位紳士麼?」
  嘩,這姑娘有張畫上才有的漂亮臉蛋呀!我肯定在老師的藏書票冊看過!
  我想看得仔細些好確認她是哪張畫,誰知這妞兒竟一絲不掛──慘!這下定是冒犯了她!
  這可不好,我趕緊摀住眼、把視線藏好。
  我說我除了臉以外什麼也沒看清,千真萬確,我願發誓!倘若小姐您要求,我可對您那對繡著知更鳥的耳飾發誓,只求您別要我到您府上談婚事。
  「你又怎麼知道我是姑娘呢?」
  這人胸口比城裡石板路更平,又豪放得很,確實找不出像個姑娘家的地方。
  那人笑吟吟,只一笑,竟讓我忘記飢餓、羞得耳朵都熟啦。
  「接下來我要清洗身體,你不介意吧?」
  哦當然沒問題,閣下請自便。我尖著嗓子應他。
  可惜仍有問句在我喉頭排隊,該說「嗨先生讓我提個問」或「嗨女士讓我借個問」,究竟哪個好?我只得拼命思考。

 

  不是紳士也不是姑娘的美人兒脫個精光,只穿一層皮膚,接著他的手指伸進胸裡,啪一聲撕開身體,一道痕跡從喉嚨劃到光禿禿的鼠蹊部,裂縫往兩側扯開,肚腹裡裝的內臟就嘩啦啦掉入河水中!只剩胸腔的臟器還被網在肋骨裡。
  接著那人像平衡玩具一樣震顫顫震,脖子歪歪的,慢吞吞扭身去撕扯肋骨,動作看起來很是吃力。
  若讓我借他一雙手,肯定能把這事辦得更俐落。
  於是我問:一個好人──有沒有人要一個好人來幫幫忙?
  「哦,好心的小伙子,多謝好意。我自己行的。」
  那副女神一般的容顏沾上內臟的黏液與血跡,卻還是笑咪咪,他就這樣一左一右掰開自己兩扇肋骨,從裡頭掏出心臟、挖出肺,將它們一併丟到河裡去。

 

  美人兒敞著骨頭與洞窟,蹲回河邊那根大圓木,用刷子開始沖洗從他肚兒裡取出的臟器。
  洗身體原來是這樣的洗身體!
PR
<< NEW     HOME     OLD >>
Comment
Name
Mail
URL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Color        
Pass 
<< NEW     HOME    OLD >>
!警告!
☆中二病患出沒注意☆
★電波塔毒波放射中★

二次創作、女性向、獵奇成分有
聊天歡迎、吵架可以
基本上宅宅很愛好和平。
本Blog為虛構,若與三次元雷同,
純屬巧合。

日日
11 2019/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淺水
客訴
[05/19 解凍姥姥]
[05/14 透明人]
[05/14 透明人]
時時
探詢
游游
送往迎來
忍者ブログ [PR]
 Template:Stars